<div id="kxj0p"><tr id="kxj0p"><object id="kxj0p"></object></tr></div>
<dl id="kxj0p"><ins id="kxj0p"></ins></dl>
<em id="kxj0p"></em>

      <div id="kxj0p"><tr id="kxj0p"></tr></div>
      <em id="kxj0p"><ins id="kxj0p"><thead id="kxj0p"></thead></ins></em>

          English 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学院网站 部门网站 热门站点 图书馆 | 邮件在线
          媒体南师

          诗言志”即“诗缘情”

          诗言志”即“诗缘情”

          作者:曹晓虎

          《毛诗序》中有一段话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情动于中而形于言?#20445;?#29616;在通常被认为是贯通“言志说”与“缘情说”的开端。在中国诗论史上,从理论上明确地将“诗言志”之“志”与“情”联系起来的是《毛诗序》。《毛诗序》之后,试图将“诗言志”与“缘情说”两说统一起来的代表人物主要是唐代的孔颖达和李善。

          孔颖达在《毛诗正义》中说:“包管万虑,其名曰心;?#24418;?#32780;动,乃呼为志。志之所适,外物感焉,言悦豫之志则和?#20013;?#32780;颂声作;忧愁之志则哀伤起而怨刺生。《艺文志》云‘哀乐之情?#26657;?#27468;咏之声发’,此之谓也。”“悦豫之志”“忧愁之志”的“志?#26412;?#26159;情感。值得注意的是,孔颖达在这里以“情”解“志”并非自己的创意,也不是将“言志”与“缘情”调和贯通,因为二者本来就是一回事,“志?#26412;?#26159;“情”。以孔颖达的考据学功底,他自然知道“诗言志”之“志”的本来含义——“情志?#20445;?#32780;这里用的就是本来的含义。所以他在《左传正义·昭公二十五年》中明确讲“情、志一也”。李善在注释陆机?#27573;?#36171;》“诗缘情而绮靡”时,更是明言“诗以言志,?#35797;?#32536;情”。从其语气“?#35797;弧?#21487;以清楚地看出,“言志?#26412;?#26159;“缘情?#20445;?#26446;善也不认为“言志”与“缘情”是可?#32536;?#21644;贯通的两个事物,二者本来就是一回事。否则,李善的表述就是不符合逻辑的。我们不妨举个例子来说明能够贯通的两个事物不能以“?#35797;弧?#26469;链接:我们可以说“艺术的道德功能和艺术的审美功能能够统一在一起?#20445;?#20294;不能说“艺术具有道德功能,?#35797;?#33402;术具有审美功能”。

          随着语言的发展,虽然“志”后来主要表达志向、志趣的含义,而“情”更多地承担了表达情感含义的任务,对“诗言志”的理解也有了变化。但至少延至唐代,仍然有学者坚持“诗言志”的“志”是感情的意思。

          总之,“诗言志”最早就是与“诗缘情”相通的。二者的分离,是随着语言含义的发展而出现的。后来,“诗言志”与“诗缘情”分别代表两种美学观点。虽然后人仍有知道二者之原初关系,如孔颖达等考据大家,但是也有人误以为二者有区别,孔颖达?#28909;?#30340;观点只是在会通两种不同命题。后世所言“诗言志?#20445;?#19981;知道?#37038;?#20040;时候起,其“志”开始表示志向、志趣,这种理解也作为一种指导思想而深刻影响后世的诗论和诗歌创作。

          “诗言志”与“诗缘情”是中国古代诗论重要的命题,?#38498;?#19990;诗学理论和诗歌创作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        “诗言志”的观点在早期?#21335;?#20013;频频出现,几乎成为各家共识。《尚书·尧典》中记尧的话说:“诗言志,歌永言,声依永,律和声。”《左传·襄公二十七年》记赵文子对叔向所说的“诗以言志”。《庄子·天下》篇说:“诗?#32536;?#24535;。”《荀子·儒效》篇云:“《诗》言是其志也。”然而,“志”的内涵,各家均未作界说,导致后世理解不同。而“诗缘情”说最早见于晋陆机?#27573;?#36171;》:“诗缘情而绮靡。”

          “诗言志”的内涵及其与“诗缘情”的关系,?#20004;?#20173;有不少争论,而争议的关键主要在“志”的含义上。学术界相关研究可谓?#21476;?#20805;栋,但绝大多数人持类似的观点,包括:诗言“志”的“志?#20445;?#21547;义不能?#33539;ǎ弧?#35799;言志”和“诗缘情”代表了两种美学观点;古代有学者将“诗言志”和“诗缘情”相互融通。那么,问题就来了:如果诗言“志”的“志?#20445;?#21547;义不能?#33539;ǎ?#37027;么“诗言志”和“诗缘情?#26412;?#19981;一定是“两种”美学观点。如果“诗言志”和“诗缘情”不是“两种”美学观点,而是一回事,那么,“诗言志”和“诗缘情?#26412;?#19981;存在相互融通的必要。

          ?#23548;?#19978;,早期的“诗言志?#26412;?#26159;“诗缘情?#20445;?#36825;需要通过语源学来解释。

          早期的“志”是多义字,既可以表示志趣、志向,也可以表示情志、情感、情绪。前者如《论语·先进》中孔子弟子“各言其志?#20445;?#21518;者如《?#39057;?#20869;经》的“五志”说。“五志”即“喜、怒、思、忧、恐?#20445;?#21644;同书的“七情?#20445;?#21916;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)都表示感情(情感、情绪)。所以两者常并称为“情志”。中医师?#20004;?#20173;以“情志”泛指人的情绪、情感。

          在早期?#21335;?#20013;,除了“志”用以表示情?#26657;?#36824;用“心”等作为感情的总称。如《礼记·礼运》:“欲恶者心之大端也。”后世学者孙希旦在《礼记集解》中?#36171;觶?#24773;虽有七……而欲恶可以该之”。说的是七情可分为人之所欲和人之所恶两类,是“心?#20445;?#24863;情)的大类。

          为什么早期有那么多概念表示感情呢?从语源学的角度考察,最早时期的“情”不表示情?#26657;?#32780;表示实情、情况。在早期?#21335;?#22914;《论语》《孟子》?#20219;南?#20013;,“情”都不表示感情,感情用“心”等其他概念表示。后来“情”才逐渐被?#32654;?#34920;示感情的含义。在“情”表示感情的早期阶段,其他表示感情的概念还在使用,如“志”“心”等。现在“情志”“心情”等表示感情的词语仍与“心”“志”等连用,保留了语源学的痕迹。

          作者简介

          姓名:曹晓虎 工作单位: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

          • 更新时间

            2019年03月14日

          • 阅读量

          • 供稿

            中国社会科学网

          南京市仙林大学城文苑路1号,
          邮编 210023
          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Copyright ? 南京师范大学 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苏ICP备05007121号
         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321号

          分享到

          中国体育彩票

          <div id="kxj0p"><tr id="kxj0p"><object id="kxj0p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<dl id="kxj0p"><ins id="kxj0p"></ins></dl>
          <em id="kxj0p"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kxj0p"><tr id="kxj0p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<em id="kxj0p"><ins id="kxj0p"><thead id="kxj0p"></thead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kxj0p"><tr id="kxj0p"><object id="kxj0p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kxj0p"><ins id="kxj0p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kxj0p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kxj0p"><tr id="kxj0p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kxj0p"><ins id="kxj0p"><thead id="kxj0p"></thead></ins></em>